365bet现金国际网

新闻

学生故事十八 | 黄子健:帅

2019.04.16

HFI优秀学生


黄子健(James Huang)


华附AP 2019届毕业生,初中毕业于广州六中珠江中学,在18/19海外大学申请中获美国纽约大学ED、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-香槟分校、福特汉姆大学(奖学金5万美元)等录取。



“我好帅啊。” 他总是这么说。

 

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他想起了刚上初中第一次分组后的同桌。同桌姓祝,不过这是后来才知道的。他表情自然地开始跟同桌说话:“我叫黄子健。” 同桌:“我好帅——啊。” 当时他就吓了一跳,怎么会有这样的人。他心想,天呐这样看起来好奇怪,我以后可千万别这样。没想到没过多久他也开始了,见着一个人就说我好帅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他说着就是开心。他就是这么容易受影响。挺久没见的小学同学如果看到他这样也许会奇怪吧哈哈,毕竟他小学可没这样。

 

可是帅到底是什么呢,其实他真不清楚。他就平时说着开心。所以中考完之后他决定消停一下,反正上了高中就是个新的环境嘛。后来上了高中还继续说自己帅,真的纯属意外。

 

他本来也没想出国的,对出国读书这条路线毫无了解,老老实实地参加了中考。中考完有个小学聚会,大家约着一起回小学看看老师,然后下午再出去玩。快到聚会的那天,他的老妈跟他说有一个国际部的入学考试。答应去考试之后,才有点糟糕地发现考试日期就是聚会那天。可是聚会他也很想去,小学同学好久没见了啊!于是那天上午还是去了小学聚会,下午同学们去唱K他去考试,后来就压线考进了HFI。    

 

第一天到学校的时候,同桌看起来挺老实好学,写着一手他欣赏不来的字。他问了下同桌的名字。“#¥%。”同桌的声音很低,他啥都没听清。他又问了一遍结果还是没听清。为了不尴尬,他仿佛恍然大悟的“哦~”了一下然后说他叫黄子健,然后开始翻自己的书。他想诶同桌成绩看起来不错(不知道怎么看出来的,十有八九是hindsight bias),缺乏学习动力的时候就跟着同桌一起学算了。结果后来发现打扰了,同桌怎么这么强,除了有次化学sum觉得题目里写的100%浓度的硫酸不存在以外每次考试都那么鬼高。过了一段时间他才发现原来这个北京来的学生这么厉害,于是放弃了对成绩的追求,满足于平均分了。

 

他的高一其实过得挺麻木,自我要求不高,也没有特别努力地学习,后来每次想起来都感觉挺遗憾。有次group essay得了90,他觉得不错,另外两个组员却说唉要是当时这里这么这么改就能有95了。整个高一最勤奋的时候估计是在背一本托福单词书吧。当时他和同桌ape都快考托福了,于是两个自制力极差的人约着每天一起背两个list然后互考。每天晚上和早上他就使劲背,然后中午去ape家互相检查然后吃饭睡午觉。btw那里的饭真的好吃,他吃过的就有牛扒可乐鸡翅黄秋葵炒肉,还有油很多所以很香的饭和青菜。啊所以某一瞬间他也理解了为啥ape在初中明明那么匀称在高中却……。背完那本单词书,两个人的托福首考都不错,都沾沾自喜了一波,然后就再没一起背别的单词了。就这样他继续麻木的过完了高一,最终成绩也不算好看。他不是很会跟老师打交道,不是很敢问问题。他说了老师的英文名之后就不知道该说啥,所以平时见到她们都统一叫“老师好”。其实就算到了高二高三他也不是很主动问好,见面笑一下就过去了,也没什么进一步的交流。他有时候担心她们叫不上他的名字然后大家都尴尬,而且总感觉自己愧对了她们的期望(如果有的话)。

 

哦对,所以为什么高中他还整天说自己帅呢。刚开学的时候班里有个男生英文名本来叫Sunny,但因为这个名字是妈妈想的,所以他要改成Adam。过了一会,又有个人举手要改自己名字,说改成:handsome Ryan。他真没料到自己初中以外居然还有人说自己帅。同道中人啊。听到这个handsome Ryan之后他心中一下子燃起了当年的热血。于是他又开始说自己帅了。

 

他闲的时候喜欢回顾下以前的东西。有时候听很久没听过的音乐,有时候在手机里翻下以前的照片。回顾以前的东西感觉很奇妙,他总能想起一些当时的感受。他记得的大都是些琐碎的事,比如,初中有个数学补习班老师人挺好的,当时听到班里同学要把自己名字放征婚网站上都没生气呢。后来班里的那帮人上高中后老师结婚了。

 

HFI学生


说起宿友,高二的住宿生活挺有趣的。人生中第一次住宿,宿舍有八个学长和三个junior同学,平时一直很热闹。有时候他戴着耳机,在上铺靠着墙看着宿舍里的学长,想象着自己一年后的生活。宿舍里有个叫PP的学长,平时不怎么说话。但看起来PP又有自己喜欢的东西,知道自己想干什么,这可真酷。有时候PP坐床上又找到了很酷的一首MV,“天呐这首MV太棒了我真的超喜欢” 然后横屏公放,站起来抱着阿J开始一起摇摆。

 

PP其实是个Y11(一门英语课) TA(教师助手),不过不怎么出名,所以没人找PP修改作文。于是他就找这个学长来改。有那么几次他比较拖延,第二天要due终稿了前一天晚上还在写。幸好PP也睡得晚。。PP想东西的方式很特别,就那几次改作文就给了他很奇妙的启发。所以他后来也时不时试着用别的角度来想东西。实不相瞒,其实他正在写的一篇学生故事就是看了去年PP的学生故事有了灵感。从另一个人的眼睛里看自己,多酷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前些阵子他从微信公众号里看到,跟他初中同一届的同学因为奥信(信息学奥赛)学得好可以给北大降分录取。他突然想起来当时自己也学过奥信。结果他学了一阵子就觉得好难,没兴趣,然后就没学了。他突然发现自己挺多东西都这样草草了事。他啥都想学,但又好像啥都不会。

 

奥数他学过,以前补习班的老师还向他爸爸夸他“孺子可教也”。但是他也就会些小聪明,遇到麻烦的东西就开始皱眉头。后来他在补习班认识的朋友升到了“超常班”、“竞赛班”,他还在“尖子班”原地踏步。就这样他离奥数越走越远了。羽毛球他学过,不过每次学点基础就没时间报下一期班了,下次再学时担心把之前的忘了就又从头学起。乒乓球他学过,认真地跟着教练学。当时在学步伐,跳来跳去的看着就好累。后来学习变忙了一些,于是就以这个借口停止了。所以现在他直到现在打乒乓球都不会像电视里的选手那样移动。篮球他也学过一点,不过后来他发现一起打篮球的人真高,而且小学老师说不到一米六的还不能出去打比赛,所以他就不打篮球了。足球他也踢过,在小区干涸的大水池和各种邻居一起踢,不过他只喜欢在后场踢大脚。似乎足球比赛并不需要这样的队员,于是他也渐渐不踢了。他还学过钢琴,幼儿园就开始学了。他学得挺开心,因为有段时间老师的手机里下了愤怒的小鸟。每次弹得达到老师给的要求,他就能玩一局。但是后来要小升初了,他再也没继续学。虽说他还试图弹一些自己感兴趣的曲子,不过时间越来越少,他现在只会两首已经弹了一万年的曲子。一首是他家的门铃,献给爱丽丝,另一首是他很喜欢的电影,加勒比海盗。估计上完大学,连这两首都会忘吧。乒乓球羽毛球也就平时找朋友切磋一下,一次校外的比赛也没参加过(不过现在也不打算参加了)。奥数在小学之后他也没拿什么厉害的奖,大都是些没学过奥数的人也能拿的。

 

他现在快上大学了,回忆起这些东西挺难受的,感觉好遗憾,原来自己有这样的缺点。。他总感觉自己一事无成,没什么厉害的地方。他又想了想,其实事情没那么糟。之前有段时间遇到了很难受的事,没跟别人说,自己找事情傻乐,结果有个朋友居然说觉得他平时乐观开朗,很阳光。最近在小区碰到了小学的音乐老师,没想到她还记得这个学生。他打了招呼,告诉老师自己有大学了。

 

是啊,他快上大学了,是另一个国家的大学,是个全新的环境。

 

那时候,他还会说自己帅吗?

 

有点期待啊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最后,感谢在高中三年教导过我、帮助过我升学的所有老师,和我相处的所有朋友,一直关心、照顾我的所有家人,宿管的辣椒炒肉。也感谢所有和我有过交集有过接触的人,是这些一点一滴的互相影响造就了现在的我。名字真的很多,就不列举啦。谢谢大家。

 


文字 | HFI Y12 黄子健

版权归原作者 | 本公众号整理编辑 | 转载请注明出处